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新工场 > 创新工场汪华:中国式“魔方经济体”潜藏的投资机会

创新工场汪华:中国式“魔方经济体”潜藏的投资机会

转眼间,2018年只剩最后一个月了。

 

站在年末回顾2018,创新工场在所谓的“寒冬”中实现了逆势而上——

 

募资上,创新工场美元四期不到一个月完成超募;人民币三期基金已落地广州,并已投出10多个项目。

 

团队上,高管阵容变得更加强大,专注教育赛道的张丽君在7年时间完成了从分析师到“创新工场最年轻合伙人”的进阶;方益民回归创新工场,担任合伙人,专注AI 投资。

 

与此同时,创新工场独特的“VC+AI”模式也进入实际落地阶段:成立仅2年的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不仅孵化出了“AI2B”的创新奇智,且在南京和广州完成布局;工程院还将以“科研+工程实验室”模式,设立医疗AI、教育AI、机器人、机器学习理论、计算金融等面向前沿科技与应用方向的5大实验室。

 

在12月3日举办的创新工场“预见2019投资趋势分享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表示:

从宏观来说,经济一定会有它的周期存在,从历史上来说,在面对一些比较大的挑战时,反而是投资甚至创业的最好机会。因为那些靠着热潮出来忽悠的创业者会在这个时候缩起头来,那些真正有想法、有理想、有能力的人才会出来创业。同样的,在这样一个寒冬里也能分别出哪些是有特色的头部投资人,更能凸显创新工场作为Tech VC的特长和优势。


 

 

毫无疑问,“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那么对于创新工场来说,2019年的机会究竟在哪?

继自去年提出“第三波人口红利”被市场佐证之后,在今年的投资趋势分享会上,创新工场再次提出迭代的“经济魔方”理论。

显少公开露面的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素有“互联网经济学家”的美称。2008年,他就超前地预测了移动互联网大潮的到来,2011年则对移动互联网做出了“三步走”的趋势判断,这些“预言”在后来都被现实一一印证。


在他看来,中国不是单一经济体,它就像是一块魔方,是由人口地域、发展阶段、前端后端和不同分化的行业所分割的多元经济体。每个维度和每个不均衡都构成了新的子平台机会,市场颠覆式的机会仍在迸发。

汪华指出,这也是经济进入调整期,但又有大量高速成长的公司不断涌现的矛盾根源所在。而AI自动化,消费分级、下沉市场以及海外新大陆将是新的投资增长点。

 

以下是汪华关于“中国式多元经济体的增长机会”的主题演讲录,希望能予你启迪▼▼▼

今年大家对于整个中国经济、世界经济探讨的思路比较多,的确现在资本市场不振,全球经济放缓。很多同学都在讨论,不光是说全球经济放缓,实际上有很多国家甚至进入了贸易孤立主义、保守主义,贸易战在不断发生,情况估计也会恶化。

站在中国的角度,大家看到了整个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甚至很多同学在讨论中国是不是会发生像当年日本的“失落的20年”,或者会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我的看法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当下的现实,但是整个中国经济体非常特殊。中国的人口规模世界第一,经济体量世界第二。一方面它是一个单一市场,统一的国家经济体;另外一方面中国本身是有人口、城市阶梯、行业维度、前端后端,有多个不同发展阶段,是由多个不同的体量构成的一个复合经济体。

 

一方面我们在北上广深,无论是GDP和发展程度来看,已经是发达国家的状态;另一方面四五线城市依然还停留在四五千美金的GDP发展阶段。各行各业、前端后端的发展阶段和增速阶段完全不同,所以中国不是一个单一经济体。

目前达到这个体量的只有中国,日本、美国都是相对均质的经济体。虽然美国有铁锈地带,也有沿海地带,但是美国各行各业的社会经济发展阶段是均质的。

欧盟拥有多个经济发展阶段,但是欧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并没有统一的政治、集权和完全统一的市场。所以中国本身的特点保证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规律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讲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中国在周期和发展潜力的特性方面也是与其他国家不一样。

 

我们先说第一个维度,人口和城市的阶梯

 

不同的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无论是从经济、消费和发展角度都是处于不同的维度。

从消费的角度来说,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已经实现高度的消费经济文化,甚至都已经成熟到了小众品牌化,达到消费升级、去品牌化的阶段;二三线城市主要还是在一个消费刚达到消费品牌化的阶段;而三四线城市、四五线城市刚刚进行大宗消费扩张和消费品类扩张的阶段,更接近于一线城市在2000年初的状况。

从线下角度看,一线城市已经进行各种各样的新零售试验,例如线上线下结合、体验式等;二三线城市则刚出现连锁便利店这样的业态;而在一线城市已经衰退的大卖场、购物中心才刚刚进入到四五线城市。

从线上电商角度看,一线城市已经进行及时配送、及时电商、O2O阶段;四五六线城市的主流民众才刚刚通过微信支付,第一次拥有了支付手段,开始进行第一次电商购物的体验。

 

其实各行各业也都是一样的,教育、医疗等都是一样的状态,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而且处于不同的增速放缓。比如在一线城市里,商品零售增速放缓,甚至衰退;但是在四五六线城市,这些大宗日用品销售和零售还在高速增长中。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可以说是几个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体量规模的经济体的叠加体。

 

第二个维度是中国的发展顺序

 

中国作为一个后发经济体,它的发展顺序也是与全球非常不一样。传统的发达国家是按照历史顺序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发展起来的,先是大规模的工业化、标准化,然后是大宗消费、市场分配的扩大,然后是资本化、集约化,然后才是信息科技化。

 

以零售行业为例,60年代以前美国是消费扩展,大量的小店夫妻老婆店踊跃出现,消费总量都在提升。60年代以后开始规模化、资本化、集约化,像沃尔玛这样的连锁标准化超市开始统一市场、增加规模、获取市场份额。到了90年代已经发展到极致,各个领域都有垄断性的巨头出现,传统的集约化和标准化上的潜力几乎挖掘到了极致,然后就是科技提升,利用电商和技术进一步提高社会生产力和资本效率。

 

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整个发展阶段是反过来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与中国的大规模消费扩张、与中国大规模标准化、资本化、集约化的事情几乎是同时发生,甚至中国的互联网化先于很多领域的资本化、集约化、规模化。

不同于欧美公司依次出现第一代巨头、第二代巨头、第三代巨头的顺序,中国先是出现腾讯、阿里,与永辉这类公司几乎是在同步发展,甚至中国第三阶段的公司先获取了市场份额和资本规模化,然后再倒过来对第二阶段、第一阶段的公司进行改造。而到现在为止,中国依然共存了无数的夫妻老婆店,无数的小业主,以零售为例,连锁化、集约化、资本化的路径刚刚还是没多久。

 

在欧美,一个第三阶段的企业可做的事情相对来说有限,它是在第二阶段的基础上去做更多的事情,投资也只能投第三阶段的公司。但是在中国,一个第三阶段的公司可以做纯线上或者科技的事情,还可以做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效率提升整合的事情。

而作为投资人,抓取的不仅仅是第三阶段的发展机会,同时可以去抓第二阶段资本整合、第一阶段消费规模扩张的机会。

 

第三是中国的前端和后端

中国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国家,在用户端和前端,中国的发达程度在很多方面是首屈一指,甚至超过欧美日。无论是在前端的电商、移动支付,还是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包括短视频、直播等用户前端的应用,在很多程度上领先世界。

 

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抛开前端巨大的先进优势,支撑前端的终端和后端,与前端的发展速度完全不匹配。

比如中国前端的这些电商、企业、制造业,在终端并不像欧美以集约化发展的体系在支撑,中国现在依然是几千万的个体货车司机,各行各业是数百万的中小甚至是个人的流通商在支撑,几百万的个体物流园这些支撑了中国终端的流通和服务能力。

 

虽然中国是世界工厂,虽然中国支撑了世界上百分之六七十的产能,但是中国的工厂大部分是一两亿人民币的销售额,自动化程度或者说人均劳动生产力只是其他国家的几分之一。中国后端的制造业并不是靠超高的效率和自动化、超高的劳动生产力来支撑。中国超越世界甚至领先两三年的发达前端,与中国的终端和后端本身有一个巨大的不匹配

 

对我们来说,这样所谓的不匹配从第一个角度来讲,其实都是潜力。如果我们像欧美那样已经非常发达,那么它的改进空间就非常有限。而中国的前端已经发展很多了,终端和后端依然有大量的效率提升空间,对整个工作来说是增长潜力,对我们来说就是投入机会。

最近阿里和腾讯也在提产业互联网,什么是产业互联网?就是致力于中国后端的效率提升。而中国的后端效率提升,潜在的增长和潜在的规模,是等同于甚至是大于前端。

 

第四个维度是中国在不同的销售品类和垂直行业发展的不均衡。

 

中国在基本支出比例上是在下降,但是中国作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国家,在教育、医疗、娱乐的支出依然增长。

 

另外在过去几年中,中国高速互联网化和海量的互联网改造领域,说起来是惊心动魄,但只集中在很小的几个领域。中国高度互联网化的领域广义的来说是零售,扩展到服务,包括旅游,再扩展到娱乐。中国无论从社会家庭支出,还是大宗垂直消费,大量领域并没有被高度互联网化,只有少数两三个领域是真正被高度互联网化的。虽然我们有一个错觉,在中国的互联网化已经非常高了。

比如日常的教育,最近一两年线上教育例如VIPKID提供了一些互联网化的元素,但也要看中国几万亿的教育支出有多少程度上是被科技提升了,有多少是被在线改造,整个市场份额有多大程度的集中。

医疗也是如此,更多的垂直领域也是如此。中国发展不均衡还体现在不同的消费品类和不同的领域里面,效率提升、互联网化或者科技程度并不一样。

 

中国整体的经济增长会放缓,但是不代表整个中国会匀速的放缓。虽然中国整体经济放缓,但是在非常多的领域依然有巨大的效力提升和结构化高速增长机会。对我们来说,AI在这里就起到一个最大的作用,刚才说的很多不匹配、很多新机会,本质上都是要通过科技效率来提升解决的。

 

AI是什么?从媒体角度讲,大家很喜欢把它看成黑科技,人工智能要替代人类。但是对于我们社会的进步,或者从投资角度来讲,AI是很简单的一件事,AI就是自动化的优化。

作为一个自动化的优化工具,它可以完成对消费下沉市场、前后端不匹配的弥补和效益提升。生产力的提升来自于技术的进步,AI是最大的驱动力。其他消费升级、下沉市场,包括海外市场,即使是在全球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都是中国新的机会,也都是我们投资的机会。

中国经济虽然在一线城市遇到一定的困难,但是中国还有三四线城市,有很多垂直行业,依然会有很多增长机会。而中国的四五六线城市,包括东南亚海外市场,能为中国头部城市和尖端行业提供巨大的腹地和子市场的支撑。当年的日本并没有腹地支撑和分层增长。

 

从资本本身来说,虽然市场会有周期,但是我相信整个经济的周期还是会依附于中国长期实质性的经济增长。中国实质性的经济增长,在我看来,效益提升依然有空间。本质上来说,我在中长线的角度对投资和回报的周期比较有信心。

 

几年之后,中国的投资退出角度会变得更加的多元化。中国到现在为止依然是把IPO退出作为主要的退出途径,而对于一个成熟的市场,并购和IPO是同样重要的退出途径。接下来,中国会有大量的千亿美金甚至更高市值的公司投入,而传统产业的巨头在资本整合的阶段正在形成,所以中国之后的退出会更加的多元化。

 

而从市场本身的角度来讲,中国A股市场未必会像现在有那么高的溢价,但是我看好它会变成一个未必有高溢价、但会有更明确的规则和更好的流通性的市场。无论是最近的科创板,还是注册制,虽然缓慢,但是还是在坚定的推出。香港的市场成为了中国的小纳斯达克,相比以前,中国的资本市场会逐渐变得更加有序和多元化。这对投资人来说是好事情。

 

回应开复说的那句话,表面上市场最低潮期的时代,实际上是孕育了下一个阶段最好的公司的时候。中国本身的经济体,在我看来实际上是拥有长期增长的结构化的潜力和机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