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新工场 > 卖好车CEO胡斐:暴雷的不是缺钱,是缺像样资产!

卖好车CEO胡斐:暴雷的不是缺钱,是缺像样资产!

三年前入驻杭州梦想小镇的第一批创业企业,现在就剩下一两家了。上次是2015年末,资本寒冬冻死了不少,这一波更猛一些,来的是金融风暴,一时刷屏。这时候,还站着的,想的就多一些。

世界发生了什么?

创业本就九死一生,上一波投资人没钱,死的多很正常。这一波却不同,死的都是干金融的。那一定有共性问题。

带着这个问题,我有了一些思考,也分享在这里。

本文作者:卖好车CEO胡斐。本文首发:36氪。

做金融的朋友说,国家无情。 

做企业的朋友说,银行无义

踩了雷的员工说,无理取闹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我研究了国家十年前、二十年前那几次的政策变化,也看了今年连续一组金融稳定工作委员会、银保监会、央行,甚至刚发出的政治局会议政策,发现,这不是无情,不是无义,更不是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的,恰恰是那些打着金融旗号,却不干正经事儿的人

怎么讲?

我是个不懂金融的工科男,这种人,容易认死理,喜欢用公式。在做了几百个亿供应链服务之后,才知道,哦我们做的事叫金融服务,也因此会纳闷,那些前辈为啥会出事儿。

我认的“死理”,是:一分钱一分货

我用的“公式”,是:资金 = 资产

讨论金融业务的时候,我写在脑子里,画在白板上。当然,这几个字,被翻译成了“高收益覆盖高风险”、“资金买资产”、“对价”、“金融敞口”、“风险定价”、“杠杆率”、“风控模型”、“M1-M2-M3”、“应收预付存货”等这些我当时不太懂,现在有点懂的东西。

金融,很古老的行业,基因一直超稳定,玩法就没变过,就是资金买资产。那我就问了,如果都按照这些玩法玩,为什么会系统性问题?那一定是做的时候,基因变异了!

▌什么基因?大概就是“互联网”

研究所谓“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互联网投资的急功近利和数字为尚,让功利的想法迅速占了上风:只要有好数字,就可以拿到钱,而且这么拿到的钱,比正经做金融赚的多。那一定要拿到好数字!怎么做?三条路:降风控、做规模、假资产。“假”的多了,自然就“虚”。整个行业开始变虚。

看,假规模的P2P就会出事,没资产的现金贷会被叫停。金融根本就不能这么玩儿吧。

更糟糕的是,功利的“病毒”蔓延到整个传统金融行业,也导致了整个国家的负债率十年上升了近一倍,一分钱不是一份货了,经济就“虚胖”了嘛。

国家看到,不忍了,语气也不断加重,从十九大的“去虚向实”,到政府工作报告的“强实抑虚”,到年初限制存贷比,再到金融稳定工作委员会把中宣公安都纳入范围,7月底政治局会议通报连用了6个“稳”,我们知道,玩大了,而且这情况,不无情是不行了。

跟金融比,互联网很小P孩儿,太坏毛病。

▌不是说互联网不对,是互联网和产业结合的方式错了

过去的30年,是互联网技术发展的的30年,之后的30年,是互联网技术应用的30年!互联网只有和产业相结合,用技术的手段提高行业的效率,互联网才能真正落地。未来一定不是互联网企业的,是应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的。注意,说的是“技术”改变行业,不是做法、思想,更不是毛病。蚂蚁金服把FinTech变成TechFin,其实是划清了重点,在Tech。

那么在金融领域,互联网应该做什么?做一个平台,让人往里面放钱,然后去放贷,赚息差?真不是。最该做的,是用互联网掌握更多的数据,去帮助金融判断资产质量;用数据,去帮助金融更好的获得资产,和管理资产。

资产还是那个资产,资金还是那些资金,数据的作用,就是“助贷”:让资金买到更好的资产,让资产更快的找到资金。所以,该谁放贷谁去放贷,这很清楚。

这事儿国家说了没有?说了。先是限制互金牌照,再限制小贷牌照,所有金融资质都不批都被监管,说的就是,去做你们该做的事儿,放贷的事儿别碰了。国家把这件事点明了好几次,玩家们就是没懂,还等着有朝一日“松松绑可以继续浑水摸鱼”,这是原话。这就真是自己幼稚,不是人家无义了。

一定有人说,有人暴雷了,我才说这些屁话,不是事后诸葛么?是就是吧。那我讲讲我们做了什么吧,毕竟这件事儿坚持三年了,几百个亿,也还行。

进入汽车行业,我们马上发现,这么大的现金行业,没钱转不动。

那么就三个问题:资产是什么资金在哪里怎么让数据帮助拿到更好的资产?

▌第一,“资金”在哪?怎么做效率能更高?

“去杠杆初见成效,我国进入稳杠杆阶段。”有钱,但是要会花。花在哪?“小微企业”+“实体经济”就是方向。

银行的钱最多、最便宜、也难用。不懂行业,让不少银行谈4S色变,没有监管,光做合格证质押,资产不全风险太大了。所以银行需要有更强的安全感,才敢掏出更多钱。无论国家政策是给大B还是给小微。但是很显然,银行原先的主体信用评价体系,面对小微的时候不凑效,这时候需要有增信方,来提供担保,或者数据服务。

大企业的钱不少、不便宜、但好用。这种钱,企业参与到过程当中来,安全是第一的。能卖得掉,是他们很关心的问题。

其他非银金融机构,比如信托、融租、保理等,钱量大、不算贵、但不懂。他们购买资产包,那么购买的资产包越清晰,购买意愿就越强。他们其实懒得知道具体里面,但是要看的时候,一定要很清楚。

总的说,有钱,缺好资产。谁能提供透明的、清晰的、流动性高的、成包的资产,谁就可以帮忙提高资金买资产的效率。

所以,透明的资产管理系统、清晰的价值展现、高流动性的、高效和专业的封装方式,就是需要的东西,也正是我们实现了的。

所以,市场上不是缺钱,是资产不好才缺钱!

▌第二,汽车行业“资产”是什么?有什么特点?怎么做质量能更好?

汽车本身就是资产,卖出去之前是存货资产,卖掉做车贷是抵押资产;

汽车经销商的采购,叫贸易资产,有应收有预付;

汽车租赁公司的上牌车辆,租给客户叫融租资产;

二手车也是资产,到报废还是资产。

一辈子都变着法儿的做金融资产的,恐怕也只有车了。

汽车资产有唯一标识,标准化程度高资产完整性易识别(分车辆、手续、钥匙、发票四个部分),是优点。同时价格敏感,流动性要求高,质损折价大,估价不透明,可移动又是缺点。

还有借款人,无论B还是C,真实信用不容易掌握也是问题。所以只有资产价值清晰透明了,借款人的主体信用才不那么重要。

但不妨碍,车是非常好的大型资产,也是除了房之外,最好的金融资产。

资产质量是关键,就是昨天一分钱买的一份货,现在还值不值一分钱。拿供应链端的金融业务来说,拥有行业动态的数据,有实时的数字化监管数据,有数字化自动核价估价体系,就可以把行业数据链接起来,就是行业数据。

想明白这个,这几年我们就没干别的,傻呵呵地,掌握任何区域的车辆行情,建设京东级的仓储物流,完善自动核价系统,记录车辆流转信息……所以资金端特别喜欢我们提供的汽车资产,又好又新鲜。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叫“行业风控”

▌第三,怎么让数据帮忙,拿到更好的资产?

三个问题:判得准看得住卖得掉。数据怎么实现?

什么车什么地区什么时间什么价格,谁在买谁在卖,卖的如何,动态变化如何,我做了,就能判得准。

随时看随时查,随时找随时调,每个环节都数字化,不忽悠,我做了,就能看得住。

出问题,能拿走,能卖掉,我做了,就能卖得掉。不仅如此,放在哪,出更快,卖更贵,我做了,卖掉也不会亏。

用数据证明,一分钱确实买了一分货,就赢了

当发现我们都做了,还是挺自豪的。

最后说,互联网企业,插在金融上,叫“助贷”;插在汽车贸易上,叫“供应链服务”;插在仓储物流上,就叫数字化“基础设施”……

叫什么都可以,但一定要尊重行业,敬畏金融、尊重仓储、理解物流、研究供应链。

最终,技术让金融收益更好,技术让仓储物流周转更快,技术让供应链效率更高。

这几个凑一起,就是一个更美好的零售,那大概就叫新零售了吧。

那,说回那些还在抱怨无情无义的同学,摆在面前的,就一条路:

看看你有多少个开发工程师,选一个像样的行业,做点脚踏实地的事儿!

胖胡斐

卖好车CEO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