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创新工场 > 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未来只有25%的人需要劳动

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未来只有25%的人需要劳动

近日,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受教育部、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北京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之邀,来到中国开班授课。

 

过去10年,John多次参与跟中国相关的教育项目,教授了超过千位的学生,他认为,中国高校教育的“质”与 “量”同等重要。

 

John十分关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发展与应用。他曾表示,“要想成为AI领域的全球性领导者,中国还需要在教育领域做出更多努力”。

 

但他也说,人才跟业界需求的时间差,不只是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正在发生,而且落差很大。

本文综合整理自鲸Media(jmedia360),原标题: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AI人才培养与产业需求的“时间差”全世界都存在

 

01

脑科学与深度学习没有关联 

我觉得脑科学跟现在所谓的深度网络几乎没有关联。我常常被问到人工智能是否就是真正的人类智能,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所谓的深度学习实际上是在非常多维度的一个情境之下,去识别固定的系统,去识别这些模式

 

如果你给一个深度学习的网络看一个自行车的图片,它所做的是去识别这个自行车的长相,而不是去理解自行车的功能。然而如果是一个人类,他会去想自行车到底能发挥什么作用,它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所以如果你给深度学习看一辆自行车的图片,而不是一辆真正的自行车,它仍然会说这是一辆自行车,所以它只能达到人工智能,而不是真正的人类智能。

 

现在在脑科学领域也有非常多的研究,而且非常重要。脑科学的研究发现,在一个宝宝出生的头两年,他的脑神经发展对于他整个人生有巨大的影响。在此时他脑里面的这些所谓的神经其实已经成形,但是之间的链接还非常游离,而这些脑神经之间的链接对于他未来的学习能力至关重要。所以在宝宝出生的头两年,他能够有一个稳定舒适的环境,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去滋养脑神经链接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目前在美国受到非常多人的关注。

 

02

未来只有25%的人需要劳动

以前的农业革命、工业革命所花的时间都非常长,农业革命花了上万年,工业革命花了数百年。而现在我们所经历的信息化时代革命,是一个瞬时瞬间都在发生的,非常快速。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对于信息化时代会带来的冲击与改变,可能都还没有全然的理解。

 

我们现在的生活当中会需要各种各样的商品或是服务,未来这些真正需要去产生商品的服务或者人口,由于自动化的关系反而会缩减,或许只有25%的人需要劳动。有些国家甚至在考虑设置一种所谓的人均基本收入的制度,来保障人均收入。

 

人工智能时代带来的变化,对人类的冲击是非常基本面的,而且会有巨大的影响。如果人们没有工作了,他们能做哪些有意义的事情呢,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03

AI人才培养与业界需求的时间差

人才跟业界需求的时间差,不只是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正在发生,而且落差很大

 

在美国的工业界,企业几乎都有很大的人才短缺。有些美国企业甚至在中国、印度、其他国家都开始设置研发中心,而且在本地市场是以千级的人数做招聘。

 

在我的印象中,美国所有的高校毕业生中计算机科学的(毕业生)只占10%。所有的计算机科学的高校都会给予资源,希望他们尽快提升学生的质量,顺应工业界的需求。

 

大概从十年前开始,美国几乎所有的高校计算机学院里都有AI相关的课程设计。在就业市场里,也有很多岗位都是跟AI相关的。在中国,就业市场的发展稍微有些滞后或不太一样,但我经常来中国,也相信中国的就业市场,特别是在AI人才方面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长

 

在美国,孩子们大概在小学的阶段就已经有机会来接触编程,大部分的教育体系里面都有相关的设置。有一些是在课堂内的,有一些也是发生在家庭的,很多家庭都有电脑或者是iPad,家长们也意识到科学或者是编程的重要性。

 

现在的小孩对技术、对科技是非常自然的,像我一开始用iPhone非常不习惯,因为我从小并没有这种东西,但是现在的孩子们是随着科技而长大的。这是大环境,包含大家在文化上对科技的拥抱、热爱与接受,包含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家中有科技产品,现在的小孩很早就开始接触相关的科技内容。

 

04

接下来五年,中国教育会有显著改进

中国已经有高校开始设置人工智能的相关科系,我绝对认同这是非常重要而且非常对的举措,但接下来面临的挑战是:怎么样能够有足够好的老师来做教学

 

中国的教育改革发展非常快速,在过去的20年,接受大学本科教育的学生人数整体的量级有了巨大的提升。为了让更多的大学涌现学生潮,我估计过每年中国应该增加50所大学,几乎是现在北京一座城市的大学数量。

 

在中国这么多年的教学中,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理解到中美文化差异。我也有一些个人经验,觉得在美国推行起来或者做起来很容易的事,在这里却相当困难。我也逐步学习到中美文化的差异。

但是教育本身是一个极度复杂的事情,所以我并不觉得我能有一个纯然客观的指标来评价它。这也是我刚提到的文化差异,因为客观的平衡在教育上并不那么纯然适用,要让大众能够去接受,用一些主观的指标,这也需要时间。

 

但在我参与的这段时间,我看到中国强大的执行力。当中国政府想要做一件事情,有明确的目标,他们过往的表现都是绝对会成功。在大学的教育“质”上面的提升,过去几年我已经观察甚至参与到一些比较小规模的变化。我预见接下来的五年,中国的教育会有非常快速而且显著的改进。

05

高校教育应“质”“量”同提

我参与跟中国相关的教育项目已经有十年历史,但是过去这些年我通常是和单一的学校建立关系,参与他们单独的项目。

 

过去十年以来我也教授了超过千位的学生,但是因为中国市场规模太大,学生人数非常多,以这样单点的合作难以形成规模化,所以当听到教育部、创新工场和北京大学要合作做这个人才培训的计划时,我毫不犹豫地就决定投入了。因为我已经有十年的基础,知道要把一件事情做成真正有影响力,必须要有足够的数量,特别是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中。

 

目前学校的领导、校长他们关注的指标最主要是在科研的经费发布的学术论文上,我希望通过这次合作,影响到更多高校,甚至跟教育部的高层能够有充分的沟通和理解,特别是在高校的“质”上,所谓的本科教育的“质”上面的提升,其实跟“量”是同样重要的,也希望能够获得重视。我相信国内的教育部也即将会对校长们,包含校领导的评量指标做一些调整。

 

关于校长和学校的评价机制,今年7月份在9所大学有一个计划正在推行,我们会有一个新的评价机制来做一个试验。昨天我跟来自9所学校的45位教职员设计新的评价制度。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预计在秋季的时候会有9所学校的5个系来试点这样一个新的评价机制,如果整体按照进程推进,在下一个春季会有52所大学来参考新的评价机制。除了推行机制,更为重要的是传达给校长们新的信息

“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正式开班

4月3日,由教育部、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北京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正式开班。

该计划包含两部分,高校教师AI培训班高校学生DeeCamp AI训练营。中科院外籍院士、图灵奖获得者John E. Hopcroft,深度学习开创者、神经网络之父Geoffrey Hinton和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李开复等中美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将担任导师。

 

根据规划,该项目将在五年内培训顶尖高校至少500位AI教师5000位AI学生,并帮助这些老师返校开设AI课程,培养更多AI人才。2018年,全国重点计算机高校中的100名老师300名学生将参加今年的培养计划,探索实践适合中国高等AI人才培养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培养中国AI产业的应用型人才

 

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介绍及报名入口:

https://challenger.ai/training_2018_intro

推荐 1